50年,依旧“在路上”

时间:2008-03-11 11:30  来源: 新京报     作者:张璐诗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0
  

  今年9月5日,是1957年的美国畅销书、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地下《圣经》”———《在路上》面世50年之日。与其同时代的畅销书如今早成了“博物馆艺术”,《在路上》的脉搏在半个世纪后依然鲜活跳动。

  88岁的“垮掉”派诗人劳伦斯·佛林格提,将凯鲁亚克的作品与托马斯·沃尔夫的《天使,朝家的方向看去》(Look Homeward,Angel)相比较,称后者这类作品“都是令18岁的人读来热血沸腾,但到了35岁、50岁再去读,人们便会因当中煽情的口吻感觉无所适从”。但是对于前者,他上个月又重读了一次《在路上》,“居然还是很有感觉”。

  垮掉的一代影响当代青年

  《在路上》当中贴满了“垮掉一代”、“嬉皮士”、个性牛仔裤这些“标签”。读者翻开这本杰克·凯鲁亚克自传性质的“意识流”创作,将跟随着萨尔·帕拉迪斯(凯鲁亚克为原型)与迪恩·莫里亚蒂(凯鲁亚克的朋友为原型)的足迹,穿行于美国,听爵士乐、喝酒、泡妞。

  今年8月中旬,美国“维京”出版社推出了《在路上》50周年的纪念版本,并在书中附有首次付梓的凯鲁亚克手稿———1951年作家没有分段在薄薄的画纸上打下的草稿。同时还有由《纽约时报》记者约翰·勒兰德对作品的最新解读“凯鲁亚克为何值得关注:《在路上》给我们上的课(并非如你想像)”。他指出“‘垮掉’学界还没出现一位优秀的批评家”。《新闻周刊》的大卫·盖茨则撰长文声称,《在路上》与塞缪尔·约翰逊悲观的《拉塞拉斯》,乃至塞缪尔·贝克特强迫症似的竹篮打水具有相近的精神气质。此外,美国图书馆将把《在路上》连同凯鲁亚克的其他“公路小说”收成集子,下月出版。

  这些动作当然令“垮掉”迷眼前发亮,但美国主流媒体界认为,《在路上》依然具备对“大文化观”的影响力,对青少年尤其如此。据“维京”出版社提供的数据,《在路上》如今每年约售出十万册平装本,当然里面已包含了学校布置的“暑期作业”。对比其他的“反主流文化”书籍,《在路上》遥遥领先,成为cult经典中的经典。在美国,《在路上》被列入大学英语教材与高中暑期推荐阅读书单,也是年轻背包客的随身读物。加州开普勒书店的经理马丁·索仁森称,每年售出的《在路上》数目“极为可观”。而对于慕名来到纽约的世界各地的年轻人,对“垮掉一代”心怀浪漫想像。在凯鲁亚克的母校哥伦比亚大学与纽约大学教学的一位讲师表示,《在路上》整体宣扬的自由、开放精神,对当下的年轻人依然极具启发。

  《在路上》精神渗透流行文化

  《在路上》历久常新的一个原因,是大众艺术家经常引用到这本书。在流行音乐界,从鲍勃·迪伦到电子组合“动物男孩”(Beastie Boys),在“受谁影响最深”的名单中,无不提及凯鲁亚克。就是新近冒头的独立摇滚乐“抓稳了”(Hold Steady),也在专辑中引用了《在路上》的内容。凭借反叛男孩的形象与不羁的创作态度,凯鲁亚克被众多摇滚乐手视为“摇滚版作家”。另外,曾导演过《摩托车日记》的沃尔特·萨勒斯已计划明年初拍一部新版的《在路上》电影。

  一位30岁的凯鲁亚克迷,高中时开始读《在路上》,2004年他开了一家“凯鲁亚克咖啡馆”,里面卖唱片、卖书,也有现场演出。他称,“凯鲁亚克比海明威或马克·吐温更得地下独立咖啡馆的精神”。但他将一种臻仁薄荷牛奶咖啡取名为“凯鲁亚克咖啡”,却似乎跟作家给人的感觉不大吻合。

  学界不屑《在路上》

  在正宗的“垮掉”潮流里,凯鲁亚克曾主持诗歌朗诵会,引来了大批高校学子。不过在美国学术界,《在路上》则是毁誉参半。在西北大学英语系教《在路上》20年的高级讲师比尔·萨维吉认为,大多数的学者与文学批评家都不大把这本书当真。而在哥伦比亚大学教了25年的“垮掉”学者安·道格拉斯称,不少学生对将《在路上》引入教材颇为抵触,他们从不同角度批评该作品,比如批评当中某些内容是在贬损墨西哥人和女性。

  有批评家揶揄,若在今天面世,《在路上》可能该叫做“创意非小说”。当这边新版的《在路上》重提1957年纽约时报的书评,称此书是对“主张”与“信仰”的强化,另一边,美国《党人评论》的诺曼·普德霍雷兹写道:“《在路上》扼杀了前言搭得上后语的知识分子;扼杀了能安坐5分钟而不觉如坐针毡的人们;扼杀了那些能够认真对待女伴、工作的角色。” 

  

相关主题:垮掉一代  凯鲁亚克  在路上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