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尔顿:以怀念的名义

时间:2008-03-11 11:30  来源: 新京报     作者:蓝熊船长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0
  

  


《假如明天来临》,宁翊/龚人译



  译林出版社

  《谢尔顿作品集》纪念版

  《午夜的另一面》,丁振祺/译

  《你怕黑吗?》,刘珠还/译

  《假如明天来临》,宁翊/龚人/译

  《众神的风车》,曹德骏/竺一萃/译


  走在旧书摊上,时不时总能遇到西德尼·谢尔顿的作品:《天使的愤怒》、《午夜的另一面》、《镜子里的陌生人》……这些书无一例外都出版于差不多20年前,也无一例外都破旧不堪———显然已经被翻阅了太多次。这个小小的细节,告诉我们谢尔顿曾经是如何地受欢迎。事实上,那时候他的作品大都能够进入百万俱乐部。不过,这些只能算是往事了,今年1月谢尔顿逝世的消息传来时,我身边好些朋友的第一反应是,啊,他居然还活着。

  最近,译林出版社以纪念的名义,重版了谢尔顿的作品集。在当下中国,这套书能取得如何的销量,是一件颇令人怀疑的事情。虽然在出版社精心制作的纪念册里面,海岩、止庵、黄集伟等名人纷纷表达他们对谢尔顿的景仰,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一代有一代的流行风尚,谢尔顿已经走下畅销榜。下一步,他要么成为经典,要么消失。

  谢尔顿能否成为经典?以他讲故事的才能、以他冷峻的叙事风格、以粉丝们对他的着迷,这似乎不是个大问题。不过在多年之后重温他的小说,挑剔的读者其实也不难发现,谢尔顿的写作同样是相当套路化的。比如像《假如明天来临》当中翠西同时与两位国际象棋大师下棋这样的情节,今天看上去都有点老土了,而她出狱之后完成一连串的复仇计划,更是顺利得不合常理。谢尔顿在多年之后依然还能保持魅力的话,那绝对不会仅仅是因为他的故事———毕竟,会讲故事的作家太多了。

  翻看谢尔顿的履历,他的第一部小说《裸面》出版于1970年,那一年,他53岁。对于一位作家来说,这个开始可能有点太晚,不过对于一位畅销书作者,却又可能正好合适———此前30年,谢尔顿已经在好莱坞和百老汇积攒了足够的故事、还有讲故事的技巧。不过我猜,谢尔顿之所以能取得无与伦比的成功,不仅仅在于他的故事,更重要的,还是他把握住了当时美国的市场精神:他笔下的主人公几乎都是女性,这绝非毫无原因。虽然谢尔顿生前接受访谈时强调这一点从来都不是有意识的安排,但事实是,在经历了女权运动的60年代之后,男人们对聪明美丽等女性传统美德渴望更加强烈,而女人们则对成功勇敢等独立品质心怀向往。谢尔顿的女主人公们完美地平衡了这两方面的需求,她们当中有女大使、女律师、女模特、女大盗、女职员,几乎涵盖了社会的每一个不同阶层,不过相同的是,她们聪明无比,美貌非凡,个个是高手,个个都敢颠覆规则,最后几乎无一例外都回归了传统价值,回归了女性角色。西德尼·谢尔顿,用他的笔,描绘出那个时代最美好的童话,让所有的读者满意,也让他自己,成为星光大道上的一颗明星。

  当然,谢尔顿20年前在中国的走红,却并非出于这个原因。想当年,《假如明天来临》是与《射雕英雄传》相提并论的电视连续剧,它们的成功,原因倒确确实实是因为故事———对于中国的读者和观众,那真是一个故事匮乏的年代。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天我们怀念谢尔顿,才会对他的故事念念不忘吧?其实,我们真的是在怀念谢尔顿吗?遥想20年前,还在读小学的我,每天躺在床上偷偷卧听父母卧室里传来《假若明天来临》,女主人公翠西,她让我着迷,她的命运,更令我这个千里之外的小学生揪心不已。而在电视剧之后,我对谢尔顿的阅读也正是从这本小说开始。今天,为了写这篇书评,我重新打开儿时的记忆,我发现,再次阅读谢尔顿,真的只是出于怀念。不仅仅是怀念这位讲故事的老人,更是为了怀念我们那缺少故事的童年。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