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本性的诗歌评论

时间:2008-03-11 11:30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谢望新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0
  

  

《善良与忧伤―――岭南现代诗歌阅读札记》,温远辉著,作家出版社即出。

《出生地:广东本土青年诗选》,黄礼孩主编,花城出版社2006年12月版,22.00元。

《异乡人:广东外省青年诗选》,黄礼孩主编,花城出版社2007年5月版,22.00元。

  

  温远辉将出版诗歌评论集《善良与忧伤―――岭南现代诗歌阅读札记》。他固执地认为,他评诗的出发点是知人论诗,而我是他多年的同事、朋友,冒昧地说也曾是他直接的老领导,是相识相知了。另外,这本诗评集收录的几乎都是针对目前岭南或曰广东创作活跃的中国青年诗人作品的评论,这些年,广东诗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广东诗歌的进步发展,我是亲历者,也该借此谈点受感和看法。一番心意,不好拂逆,也权且为广东的诗歌建设添上一砖一瓦。

  岭南诗歌传统

  岭南有优秀的诗歌传统。古籍称“粤俗好歌”,丰富多样的民间歌谣给予岭南诗人无限滋养,岭南传统的文人诗歌,既源自中原儒学,兼及佛道,又采撷于民间,更博洽外来文化,一向以雄直诗风著称于诗歌界,更以多元新锐称道于诗界中人。在历史的长河中,广东诗人虽不能像内地许多省份那样,总是群星璀璨,但令人崇敬的身影也是绵延不绝的。据考证,岭南诗人载籍最早的是汉初番禺人张灵。东汉番禺人杨孚,被视为粤诗之始,唐明相张九龄开创了岭南诗派。六祖慧能的一首佛偈,更是震古烁今。宋朝,因“崖门兵燹,版籍荡然”,“广东宋诗存者尤鲜。”自明至清,欧大任、陈邦彦、陈子壮、屈大均、宋湘、张继屏等广东诗人,皆以矫矫身影,傲于当世。进入二十世纪,广东领风气之先,政界商界如此,诗界亦不后于人。黄遵宪倡导“诗界革命”,李金发推出“象征诗派”,还有蒲风、梁宗岱,都是影响深远。新中国成立后,广东诗歌进入辉煌时期,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诗人:韦丘、野曼、韩笑、张永枚、柯原、欧外鸥、欧阳翎、西中杨、西彤……他们享誉于诗界,又为广大读者真正喜爱。八十年代,受经济大潮的影响,相对于全国热门的诗歌场景而言,广东诗界不免沉寂许多。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广东诗歌界蓄劲发力,开始竞引当代诗歌新的风骚。进入新世纪以来,广东诗歌气象一新,硕果累累,被视为与四川、北京、江苏相颉颃的勃兴地区。

  广东现代诗歌的繁盛,原因有这么几点:一、外来人口剧增,多元文化碰撞、交融、整合,激活原有的文化格局,催生诗歌新面貌。一方面是大量的诗人入粤,另一方面是本土诗人也在迅速成长。广东新近出版了《出生地》和《异乡人》两本诗选,分别辑入本土诗人和入粤诗人代表各二三十人,并且专为这两本书召开了两次首发仪式和讨论会,引起广泛关注,此即为明证。二、受岭南文化和海洋文化的影响,逐渐形成符合时代发展潮流的文化氛围,形成诗歌新气象。宽松的创作氛围、自由的创作心态、包容的创作态度、多元共生的创作主张,这些都十分有利于现代诗歌的蓬勃兴盛。温远辉把这点比喻为“广场”―――广东诗歌界就是一个大娱乐的广场,可以自由表演、自由观赏、自由进出。三、受经济大潮多年的洗礼,广东诗人既享有物质生活便利和出版印刷技术的便利,又滤去了浮躁心态,诗歌界呈现出沉稳、平和、自由、丰富和崭新局面。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还能够坚持沉潜下来创作诗歌,一定是发自真心热爱诗歌,看淡了文化功利色彩,真正追求诗歌的美、真、善,追求诗歌的本性世界。也正如此,广东的诗歌界,一直不那么看重主义、流派的身份,也不喧嚷口号,不竖旗杆,踏踏实实写诗,编印诗报诗刊交流,举办活动促动和促进……在广东文学界,政府扶持力度最大的是小说创作和影视创作,诗歌却在人们不经意间迅速蓬勃兴盛起来,成为目前广东在中国文学界最具影响力的艺术门类。这说明了,创作需要关心扶持,但说到底仍是个体创作活力的事,没有木秀于林,缺少众木成林,文学的繁荣就永远处于期待之中。

  知人论诗的特点

  我看这本诗评集所收的文章,几乎都是评论广东中青年诗人的。30多篇文章,于评论而言不算丰产,于一省的诗歌来说,也可说是足观了。文章写作年头的跨度也大,前后有十余年时间,说明了远辉一直以来对广东诗歌界的关注,说明他对广东诗歌的评论是持之以恒的,也说明他对广东诗歌一以贯之的鼓与呼的态度。

  远辉在诗歌评论上充分体现了自己独立的诗学品质,他的诗评,是以实证方式来阐明他宣扬、坚守的诗歌观念,表明他坚定的诗歌立场。

  我很赞赏他在评卢卫平诗歌中提到的一个诗歌观点:“生存以外无诗”。我认为这是他最重要的诗歌观点之一。远辉在不少诗评中都强调,诗歌创作生存的重要性,强调诗人要直面当下,表现生活现实,提示生存的本真状态和意义。他认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诗歌,一个时代的诗人应当负起对一个时代的责任,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时代立言。尤其当下的广东,正处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转折关头,真正的诗人是无法漠视时代的,真正的诗人应当用心灵去感受社会,写出真实的心灵感受和生命体验来。因此,他对关注底层生活、反映打工阶层生活内容的诗人及其作品,予以极大关注,如老刀、卢卫平、杨克、方舟、浪子、徐道勇等人的作品,他都撰文评点,赞赏,鼓吹,呼应他们的感觉。这些诗人,也因为真诚的创作打动人心,成为目前广东诗歌界有影响的青年诗人。

  远辉论诗歌,核心是关注人性、关注人生的,但他没有固守一隅,不及其余。他的诗学态度是多元的、宽容的、自由的,追求对艺术规律的尊重、审美的尊重、诗人心灵的尊重。所以,他强调诗歌应是入世的、现实的,是对生活的反映,是表现大众的。同时,他也赞赏推崇空灵的诗歌,抒写性灵的诗歌,即便是和当下生存世相有距离,只要是写下了诗人的生命体验、心灵感受,写下了诗人的诗之思、诗之梦,他也鼓掌说好。他评说马莉、阿樱、陈陟云、陈计会、谢远宗等诗人,也用了动情的文字去解读,说出心中欢喜的缘由,并希望读者也能同样喜欢这些优美的诗歌作品。

  知人论诗是远辉评诗的一大特点,也是他坚持的一条原则。这得益于他对广东诗人的了解,体现了他对广东诗人的珍爱之情。虽然说,“诗如其人”、“人如其诗”难以符合实际情况,以人论诗或以诗论人难免偏颇,但是,远辉坚持评诗论人,主张“诗人同质”,反映出评论家更看重的是诗人的人品、人性和人心。我想,这样的诗论范式,不仅是对诗歌的审美规范,也是对诗人行为的审美规范。

  在这本诗评集里,我读出了远辉诗歌评论技术的训练,包含了许多方面,比如中国传统诗学的性灵说、意境说,西方诗学的意象、象征,以及结构主义、解构主义、文本分析、符号学、细读批评、原型批评等等,他奉行拿来主义,却能够熔冶于一炉,走自己的诗歌评论路子。在我看来,他诗评的特色,不是非学院式的概念化、注释化、纯理性化的模式,而是感受灵悟式的,是感性与智性结合的一路,是诗化的、审美的诗评,是回到诗歌本性,着重诗学本性即审美本性的批评。因此,远辉诗评的语言是散文化的,感觉是流动的,评论是散点和灵悟式的。作者努力让文章洋溢着浓浓诗意,把它们写成诗意盎然的美文。这样的文章,无论评论的深浅,都和诗歌本身贴得更亲近,更亲密,更亲缘。我欣赏这样的诗评。我希望有更多的诗评更加审美些,也更加本性些。

  远辉的诗评是宽厚的、与人为善的诗评。真诚的评论,不怕说丑话,不怕揭短。远辉是今日广东极少的几个诗评家之一,他的诗评,可以写出更多厚重的批评文字。此外,将来评论的对象也要放大至全国才好,目光要“走出五岭山脉”,评论的影响才能越做越大。当然,我仍然希望远辉一如既往地关心、关注、关照广东诗歌界,继续为广东诗歌的发展鼓与呼。这是我真诚的期待。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