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罗紫玫瑰》:让我做梦,即使梦碎

时间:2009-06-29 16:46  来源:私人空间  作者: 白色河堤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0
  

  伍迪·艾伦,其实有一种悲剧艺术家的气质。悲剧,是不是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摧毁了给人看,我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在艾伦的电影中,却时时让我有一种想偷偷哭鼻子的感觉,并不是类似最亲爱的人离开,或者天崩地裂、世界末日来临之前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却如同小时候养的蚕宝宝化蛾而去,心爱的娃娃被不小心钩破那种只有自己知道,没有办法和别人分享的淡淡的忧伤,一种对逝去时间的追忆。
  有看过别人对艾伦电影的评价,觉得他简直就是一个人格分裂的家伙,居然可以一手拍摄恶搞无厘头的闹剧电影,另一只手拍摄严肃认真,充满思辨精神的知识分子电影。我觉得,起码艾伦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家伙,我也算是一个敏感的人,所以在感觉上可能沟通,敏感就是一种对外部世界非常敏锐而多感的情绪,比如看见花,会想到花谢之后的凄凉,看见云,会想到和云一样不定而善变的生活,有时候,还会把本来没有多大意义的东西,和自己紧紧的联系在一起。艾伦最脍炙人口的作品《安妮·霍尔》中的艾维也是这样一个人,他喜欢絮絮叨叨地说事儿,对任何事情都要发表自己的意见,其实只是为了掩盖任何事物对自己的影响罢了,可能艾维就是艺术化之后的艾伦本身。
  敏感的艾伦去拍电影,于是在银幕上就多了好多平时被我们忽视却值得我们感动和怀念的细节,一如《流金岁月》里难忘的电台时光,又如《开罗紫玫瑰》里,那个爱做梦的赛西利亚。
  电影本来是造梦的工具,它无限地夸大了生活中美好和所谓希望的部分,让每一个生活并不完美的人都可以借代到电影主人公的身上,实现自己渴望却不可能的梦想。灰姑娘和王子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贫儿发现自己原来是国王的孩子;旅店里的小伙计发现了一张藏宝图,并最终发现了无数的金银财宝;被坏人陷害的青年水手终于报仇雪恨;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了爱……不过,电影总是要结束的,这个是大人和充满理智的人的忠告,他们说,如果你终日沉溺在电影中,那么你就会失去自我,所以摆脱,你还是醒醒吧,赶快把晚饭后的饭碗洗好,给丈夫和孩子准备洗澡水,明天还要早起去上那份每个月不过城市最低收入的班啊!
  但是,为什么要这样呢?美梦终究会结束,但是我却有拒绝醒来的权利。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非常排斥梦想剧,排斥大团圆的结局,他们也许认为,因为世界不是这样,相信这样的故事是侮辱了他们的知识或者品味。不过,我觉得就是因为世界是不美好的,所有我更加应该相信在另一个空间的同一个世界里,存在着完美,因为如果我在辛苦甚至屈辱地工作、生活(这样的选择目的竟然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可笑)之后,还要接受那些反映人性灰暗的电影的再教育的话,那么我干脆自杀好了。
  《开罗紫玫瑰》里,看了无数遍电影的赛西利亚开始做梦,电影里英俊的男主角汤姆走下银幕向她求爱,两个人为了爱情,开始反抗电影中和电影外两个世界的阻挠这是多么感动而伟大的事情,即使最终梦醒来的时候,汤姆还是在银幕里,而赛西利亚只能回到丈夫身边,只能每天去电影院看相同的电影,但是她毕竟做过一场非常美好的梦。
  也许,艾伦在小时候也做过同样的梦,就像《最后的超级英雄》里那个小男孩,用一张有魔力的电影票进入了动作英雄的世界里。而成年之后的艾伦成为作者,编剧,导演,还拿过奥斯卡,不晓得他的梦是实现了,还是梦醒了,但是,他终究还是通过电影,来帮助我们每个平凡的人来做梦(或者回忆梦,或者期待梦),那么就算梦醒之后,面对的又是一个现实而残酷的世界,又算什么呢。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