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介生态学研究的新视野

时间:2008-07-09 10:15  来源:徐州师范大学学报  作者:邵培仁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0

[摘要] 生态学的人文转向,是人类学术史上的“世界观转化工程”和“第三次真正的革命”。媒介生态学是人类处理“人—媒介—社会—自然系统”相互关系的生态智慧的结晶。建立科学的符合中国国情、结合中国实际、告别西方研究范式的绿色媒介生态理论体系,探索和揭示媒介生态发展与变化的本质和规律,以“循环式食物链”代替“单程式食物链”,以“绿色生态链”和“蓝色生态链”替代“灰色生态链”和“黑色生态链”,以“媒介生态城堡”取代“媒介智能大楼”,是中国媒介生态学的使命和责任。自觉遵循媒介生态系统的信息、物质、能量流动规律和整体优化、互动共进、差异多样、平衡和谐、良性循环、适度调控等原则,是媒介作为绿色生态研究的题中之义。媒介不是一种僵死的封闭的物质实体,媒介生态更是一种具有“生命”特征的开放系统。媒介生态学以其原理与方法、历史与现状、观念与规律、传者生态、信息生态、符号生态、受众生态、报刊生态、影视生态、网络生态等为主要研究内容。

  

[关键词] 媒介生态学,绿色生态,绿色革命,信息环保,平衡循环


“在意识形态的天空,生态主义是一颗新星。” 这是布赖恩•巴克斯特(Brain Baxter)在他的生态政治学著作中提笔写下的第一句话。从理论渊源上来说,媒介生态学显然是媒介学与生态学进行学科交叉的产物,或者说是从生态学角度对于传播学和媒介学问题进行重新审视、重新认识的结果。媒介生态研究已经成为传播学研究的新方向,从国外到国内有许多的学者都把目光投向这样一个比较新颖的研究领域。

但是,就当前的研究成果来看,媒介生态研究还非常散乱,没有焦点,也存在许多的争议,总体来说还是停留在研究,而不是一种学问或者成为科学。因此,有必要对媒介生态研究进行进一步的理论阐述和知识梳理,真正建立媒介生态学基础理论框架,并使研究进一步深化。

一、媒介生态学的研究对象和宗旨

“生态运动的兴起使我们进一步意识到,所有的事物都是相互联系着的,我们应当同我们的总体环境保持某种和谐。” 媒介作为社会的一个子系统,其构成要素之间、媒介与媒介之间、媒介与外部环境之间也存在着密切的互动关系并保持某种和谐,从而构成了媒介生态的基本样貌和研究的主要对象。

作为专门研究生态现象的生态学,出现于1866年。在这一年,德国动物学家恩斯特•海克尔(Ernst Haeckel)率先提出 “生态学”(德文Oikologie)一词,并将其定义为“生态学是研究生物与其环境相互关系的科学。” 他所指的环境包括生物环境和非生物环境两类。正是在这种意义上,生态学被人们称为“环境的生物学”。尽管后来又有许多生物学家对生态学的概念从不同角度进行探讨,但均未能超过恩斯特•海克尔的定义范围。因此,我们还是同意这样的定义,所谓生态学(Ecology),就是研究生物和人与环境之间相互关系及其互动规律,研究自然生态系统和人类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的一门科学,研究范围包括个体、种群、群落、生态系统以及生物圈等层次。这一定义的好处是,将人放在了中心的位置,将自然生态系统与人类生态系统同等对待,强调各种生态因子之间的整体互动和平衡发展。

自然是无数生命循环的起点和终点,也是生命循环的基础之一。女娲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人物,也被尊奉为人类之母。她用泥土造人的传说,既反映了人与自然的生命依存关系,也说明了人类的繁殖机制也是一种生态机制。说到底,人只是地球之壤,自然之子。

同是地球之壤、自然之子,与男性相比,女性与自然似乎是天然的盟友。西美尔曾说过:“在女人身上,物种性东西与个体性东西是共生的。如果说,女人比男人更紧密、更深刻地同自然幽暗的原初根据(Urgrund)联系在一起,女人最本质、最富个体性的东西同样比男人更强烈地扎根于最自然、最普遍的保障类型统一的功能。” 芒福德(Mumford, 1961)认为,女性的繁殖功能也是一种生态功能。他说:“对于妇女而言,柔软的内在器官是她生命的中心,不管是幼儿还是成人,她的手和脚的运动能力都要比屈伸和拥抱的能力差。”如果说缸、蓄水池、箱柜、谷仓、壳仓、房子、沟渠、村庄等“容器”是女性性状特征的延伸,那么城市则是“母性的拥抱”(maternal enclosure)、“容器的容器”(a container of container)。 因此,如果说军事学、政治学、管理学、物理学是“男性的学科”,那么生态学、艺术学和文学则是“女性的学科”。甚至还有学者认为,妇女的独特“关怀”方法使她们更适合于担任“非人类存在物的道德关怀的看护者”的角色。“很明显,从审视那些社会的性别作用来看,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被要求去发展对待非人类存在物的相似态度”——关怀与保护 。总之,生态学不仅仅是一门富有魅力的“女性的学科”,它还将成为21世纪世界范围内的热门话题和价值体系。

生态学由生物生态学转向人类生态学、再转向人文生态学是学科发展必然趋势。于是,从20世纪40年代起,众多学科包括人类学、文化学、社会学乃至哲学、神学、伦理学、政治经济学等开始逐步加入到生态问题的探讨中来,生态学开始了它的“人文转向”,最终出现了媒介生态学(media ecology)。

媒介本身不是一种僵死的封闭的物质实体,而是一种具有“生命”特征的生机勃勃的开放系统。它通过自身的生命活力及其与社会大“生命”系统的信号和物质交流保持自己的生存、发展和相对的动态平衡,从而重建了人与自然、人与媒介、人与社会、媒介与社会之间的亲和关系。这就几乎把所有的与社会相关的各种传播活动都纳入了媒介生态的研究范畴,但是它有一个聚焦点——媒介特别是大众媒介。

因此,简单的来说,媒介生态的中心关注点在于媒介系统与社会系统之间的互动,这些互动不仅仅有媒介系统的内部要素互动,还有人与媒介、媒介与媒介、媒介与社会、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互动,这些频繁复杂的整体互动关系会导致信息、能量、资源的交换、交流与共享,还有相互影响和相互建构。如同自然生态系统或社会生态系统一样,媒介是一个生命体和生态系统,也是整个社会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与其他社会生态子系统相互作用、相互竞争和相互利用,并受到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国际关系等外在环境的影响,从而促使媒介生态的微观系统、中观系统同社会宏观系统保持协调和联通,通过信息、能量和资源的交换达到某种平衡与和谐。

完整的媒介生态系统包括媒介生态因子(媒介各构成要素之间、媒介之间的相对平衡的结构状态)和环境因素(政治、经济等外部环境因素与媒介关联互动而达到的一种相对平衡的结构状态)两方面。媒介生态因子构成媒介微观生态,是媒介各构成要素之间、媒介之间的相互作用所产生的平衡,这种平衡能够使媒介的结构趋向完美的状态。媒介各构成要素之间、媒介之间的相互作用所产生的平衡,还要受到环境因素的制约。环境因素构成媒介宏观生态,是指政治、经济、文化等生态因子与媒介的相互制约和相互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说,媒介是在环境中,同时媒介本身也构成生产和传播环境。

因此,我认为,媒介生态就是指在一定社会环境中媒介各构成要素之间、媒介之间、媒介与外部环境之间关联互动而达到的一种相对平衡的和谐的结构状态。在这里,媒介生态所关注的是环境而不是机器,是全局和整体而不是局部和个体,是关联互动的关系而不是独立封闭的机构。而所谓媒介生态学(Media ecology),则是指用生态学的观点和方法来探索和揭示人与媒介、社会、自然四者之间的相互关系及其发展变化的本质和规律科学。作为一门新兴的独立学科,媒介生态学是人类在处理“人—媒介—社会—自然系统”相互关系的生态智慧的结晶。它既反映了人类对媒介生态现象和媒介生态规律的漫长认识过程,也反映了人类对媒介生态经验和媒介生态知识的逐步积累和系统建构。换句话说,媒介生态学的诞生是一个长时间的缓慢的渐进的转向过程,即逐步由生物生态转向社会生态、由社会生态转向传播环境、由传播环境转向媒介生态、由单一研究转向综合研究、由依附关系转向独立地位的过程。

媒介生态学上的这种长时间的缓慢的渐进的转向过程与整个社会的转型过程互动共进、步调一致。对于媒介生态学,不论它是一个标志,一种运动,还是一种理念,一种追求。它都意味着人类学术史上的“第二次大转型”,标志着人类正由“文明”向“后文明”过渡,由“学术”向“后学术”转变,由“学科”向“学环”演变。

推动这一根本性转变的原动力,不是人类对自己过去的建设成就和生活状况不满意,而是人对自己过去的“人的形象”和“人的行为”的不满意,需要对它进行重新思考、重新认识和重新评判。也就是说,人在过去的征服自然和争夺资源的斗争中,缺少生态考量和生命意识,有点自私、残酷、不理性和不人道。《尚书》说:“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作为“万物之灵”的人,应该由过去的崇拜自然、征服自然转变到“顺应天时”、协调自然的意识上来,应该由同天地作斗争的时代回归到视天地为“万物父母”的时代,进而达到“天人统一”、“天人相应”、“和实生物”的理想境界。

有人将这种根本性的转变称之为“革命范式”,有人称之为“绿色革命”和“信息环保”,有人称之为“世界观转化工程”,有人称之为“划时代的组织重建”。不论它是什么或叫什么,媒介生态学所倡导和主张的,既不是要人们崇敬和膜拜自然和媒介生态,也不是要人们审视和征服自然和媒介生态,而是要人们平等地对待自然和媒介生态,把自然和媒介生态当作自己的生命体来爱惜与呵护。

媒介生态学的研究对象,既有特殊性和确定性,又有普遍性和广泛性。一方面,媒介生态学只将研究的目光聚焦在整体、互动、环境、绿色、平衡等关键概念上,另一方面它又将那些客观地存在于媒介生态活动中的、与媒介发生关系并影响到生态状况的现象都作为研究对象。
于是,媒介生态学的研究宗旨,就是从人类社会的普遍联系中,从媒介生态的内在机制和外在联系以及各种媒介生态因子之间的相互关系中,探索和揭示媒介生态发展与变化的本质和规律。

媒介生态发展与变化的本质是媒介生态活动的根本性质,是指媒介生态活动组成要素之间的关系到媒介生态良性发展变化的内在的稳定的联系。它是由媒介生态活动本身所具有的特殊矛盾所决定的。媒介生态发展与变化的本质具有稳定的、内在的、深刻的、普遍的性质或特点,而媒介生态发展与变化的现象则表现出易变的、外露的、表面的、个别的特征。所以,认识媒介生态发展与变化的本质必须借助于抽象思维、科学方法并通过艰难探索才能把握,而对于媒介生态发展与变化的现象则可以通过感官直接感知。

媒介生态规律是指媒介生态活动中内在矛盾诸方面的联系和斗争的客观法则和必然趋势。其根本特点就在于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具有客观性、必然性、重复性和隐蔽性。《孟子》说:“顺天者存,逆天者亡。”人们必须探索和遵循媒介生态规律,主动按媒介生态规律办事,才能提高信息传播效果和媒介生态质量,赢得最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当然,媒介生态系统和媒介生态学研究还应该有更高的追求:由注重人的生存性指标转向人的发展性指标;由注重反映量的硬指标转向反映质的软指标;由注重单项性指标转向集束性指标;由注重共通性指标转向人性化指标;由注重社会财富指数转向个人幸福指数;由注重追求最大经济效益转向追求适度经济效益;由注重追求最大活动空间转向追求适度活动空间;由注重追求物质财富转向追求精神财富。一句话,就是要以建设绿色媒介生态为最高追求和最大目标。

 

 1  2  3  4  5 [下一页]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