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周刊:大陆有多少高官是台湾人

时间:2009-07-02 21:08  来源:凤凰网  作者: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0
  

  如同过去十几年来掀起的台湾政要大陆寻根热,在两岸关系趋缓的今天,这些“少小离乡”的“台湾人”终可还乡。

  少小离家老大回

  1948年,20岁的张克辉选择离开台湾,前往大陆厦门大学读书。令张克辉没有想到的是,次年国共内战结束,两岸从此分治,自己和家人也被一弯无情的海峡隔离。

  直到1993年父亲去世,张克辉才再次回到台湾。而后16年间,张克辉的官职越来越大,最后身居全国政协副主席,身为大陆政坛政治地位最高的台籍人士,台湾当局当然不放行,张克辉也未能再返故乡。

  直到今年5月24日,张克辉才回到台湾彰化老家为父母扫墓,夫人纪慧瑜也将随同前来。

  阔别台湾多年,张克辉形容自己是“乡音难改、乡情难忘”,“这次回来,有人问我会不会讲台语,我用闽南话告诉他,我从小在台湾长大,台语比你讲得还地道。”一席话,引得现场台湾人会心微笑。

  毕竟是台湾人,立委颜清标见到张克辉,以“阿伯”亲切口吻相称,频频向张克辉致意。张克辉笑咪咪地说别客气,能回家真好。

  身为大陆政坛政治地位最高的台籍人士,张克辉的台湾行自然引来多方关注。但掀起返台祭祖扫墓热的却是有着“台湾之女”称的前全国妇联副主席林丽韫。

  今年4月份,林丽韫带领十多位老台胞返乡扫墓谒祖。

  林丽韫也是第二次返回台湾。林丽韫是台南人,1952年,在日本完成学业的林丽韫没有选择回到台湾,而是前往北京,1954年开始担任周恩来日文的翻译,直到周恩来去世,曾担任全国妇联副主席、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会长。

  1999年,通过海协会与海基会的暗中协助,林丽韫藉大陆少数民族艺术家代表团到台湾交流的机会,第一次返回台湾。这之前的两次因私返乡都被台湾当局拒签。

  当然最受关注的还是成思危在今年6月2日赴台访问,与亲人18年来首次团聚。

  成思危虽然不是台湾本省人,但是其父亲是大名鼎鼎的报人成舍我,赴台后曾担任立委并创办台湾世新大学,其妹妹成嘉玲也是世新大学董事长。

  1951年,年仅16岁的成思危选择了与父亲截然不同的道路,从香港赴大陆发展。如今访台已是大陆知名经济学家、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成思危早年在香港有左派倾向中学校就读,深受巴金作品《家》的影响。成舍我向来不干涉子女政治倾向、专业选择、及婚姻,在成思危决定去大陆,说明原委后,成舍我并没有拦阻。

  其时,成思危有机会更早回台湾与家人团聚。30年前,成思危取得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与父亲在美国见面,成舍我希望他在美国学成后能到台湾继承家业兴学,但成思危心系大陆婉拒父亲。直到18年前,成舍我病危及过世后,成思危两度赴台湾探亲、奔丧,之后因为担任要职,台湾当局拒绝他赴台。

  当然也有终生未如愿者。林冈,对大部分大陆公众来说,是一个很陌生的名字,但她有显赫的家族背景“雾峰林家”,是台湾抗日名将林祖密的女儿。

  年青时向往共产党,只身到大陆时,也许她从未想到这一生再也无法踏上台湾这块故土。直到2008年,她的女儿林力最终代她完成了赴台祭祖的梦,其时,她已90岁高龄、卧病在床。

  台湾媒体称,“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离开台湾一甲子后,张克辉等人终于可以“正常”来两岸,不需要特殊理由、众人奔走,回台湾探亲,这可视为两岸关系进展的一大象征。

  两岸对峙时期的“叛逃者”

  若与林毅夫等人被视为“叛徒”相比,林丽蕴、张克辉、成思危等人也许幸运得多。

  林丽蕴、张克辉等人在1949前就已经离开台湾,成思危的直系血亲都在台湾,但毕竟不是台湾本省人,无论从时间还是从空间上说,他们都没有被视为“叛徒”。

  林毅夫等1949年后离开台湾前往大陆的“台湾人”则被视为“叛徒”。然而,这些“叛徒”之间的命运也大不同。

  林毅夫,这位现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兼副行长的杰出台湾人,因为当年泅海投奔大陆,被永远阻隔在大陆。台当局在事隔20年之后,于2002年11月18日,对林正义发布“通缉令”。这一纸通缉令,林毅夫不仅无缘为父奔丧,而且今后要回到台湾也势必困难重重。

  而与林毅夫有相似经历的吴淼火,因返台被捕更是引发争议。当年,“吴淼火”事件成为两岸互动的变数,也给林毅夫返台带来困难。

  曾担任台湾海军陆战队第二师两栖侦察队中尉侦察组组长的军官吴淼火,1974年,驾驶M2突击艇,携带枪弹从乌丘到大陆“投共”。

  1998年,思乡心切的吴淼火返台,刚到台湾不久就被逮捕,并被军法审判,经多次减刑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而这中间发生了许多有趣的“乌龙”事件。

  返台前,吴淼火为了解自己的状况是否已解除,特别事先请家人向台湾军方查询通缉内容,结果海军总部军法处特别回文给吴的父亲吴阿信说,海军并未通缉吴淼火。台湾地检署也回文给吴阿信说,根本未受理吴淼火的刑事案件,所以无从处理吴的撤销通缉状声请案。况且吴淼火已经离台24年,追诉期早过,吴家因此才放心,吴正式用大陆护照搭机返台。

  等吴返台后,台湾当局马上变脸。台海总部军法处异常明快的以两次记者会公开承认“作业疏失”,并迅速处分承办人员,宣布吴淼火的罪嫌还是“敌前逃亡”,作业疏忽不会影响吴某的量刑。

  台湾法院判刑的理由是,敌前叛逃法定追诉期限是20年。但因被告自涉嫌犯罪起即逃亡未到案,而被司法机关通缉,法律追诉期必须要加四分之一,即五年,所以1999年3月20日才超过追诉期限。但回家心切的吴淼火,以为追诉期限已经超过,1998年就返回台湾。

  此举令吴家十分愤慨,认为这是台湾官方事先设计的陷阱,吴父甚至公开指责“政府骗人”。吴淼火事件在两岸引起轰动,大陆海协会向台湾海基会发函,表示“对大陆居民吴淼火在台遭遇深表关注”。要求“确保吴淼火人身自由与安全,使其早日与亲属团聚。”

  后来事件的进展又令人哭笑不得,台湾媒体称,大陆海协会口口声声说吴淼火是大陆居民,这与此前大陆对吴淼火的态度截然相反。

  据台媒报道,吴淼火叛逃可能是台当局导演的反间秀。因为在“投敌”后,吴就曾于1975年3月因“企图越境”被捕,被判刑四年多。1985年,吴淼火再次被捕,罪名就是与国民党特务连络。检方认为吴为台当局“提供了我整党、打击刑事犯罪、物价情况等情报;而且侮辱、诽谤了我党和国家的主要领导人………”。但只因吴为投大陆人员,对“统一祖国大业”有贡献,所以予以不起诉的处分。

  不过这些后来都没有影响吴被台当局判刑的命运,吴的命运恰是两岸分治下,边缘小人物“两头不是人”的真实写照。

  当然也有一些大陆知名学者、高官也是在1949年后前往大陆,他们也被部分绿营民众视为“叛徒”,但是毕竟不是军人,没有“敌前叛逃”罪的包袱,他们返台探亲要顺利得多。

  2007年著名的“厦门PX”事件中,大陆公众记住了科学家赵玉芬。这位全国政协委员在当年两会上联合一百零五位政协委员力阻建PX厂,一时间成为美谈。

  赵玉芬在台湾清华大学毕业,1971年前往美国留学。令赵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离别竟然成了“诀别”。

  1978年,她从美国前往大陆探望外祖父母,次年她没有选择回台湾,而是前往大陆,先后在中科院、厦门大学任教,从此台湾当局禁止她回台湾。直到1996年,已经成为大陆著名化学家、中科院院士的她,再次回到台湾,离台已25年,母亲已不在人世。

  与赵玉芬有相似经历的还有全国政协常委、台盟中央副主席吴国祯等人。吴也毕业于台湾清华大学,后留学美国,也是从美国前往大陆工作。

  叫“叛徒”是否太沉重

  这些大陆知名人士得以纷纷返台寻亲谒祖,有台湾媒体称,这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30年前两岸开放探亲,慢慢打开了国共之间恩恩怨怨一扇冰门。2008年以后,两岸又一次迎来大和解,但林毅夫等人至今还被视为“叛徒”,返台路遥遥无期。

  过去林毅夫等人投奔大陆,国民党仅视为“投共叛敌”。在两岸对峙时期,台湾当局的这种逻辑自然可以理解,毕竟对面是所谓的“敌人”。而且台湾当局长期视自己为“自由中国”,林毅夫等人的选择确实令多数台湾人无法接受。

  民进党执政时期,林毅夫的“罪名”变成“叛国”、“卖台”,部分朝野立委更是以爱国之名,称其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台湾却陷入了另外一种迷思。曾经,爱台湾,爱中国,反威权,追求社会正义,这四者之间没有存在冲突,民进党上台后,不少台湾人认为自己从前爱错国,唱错爱国歌曲,与中国认同有关的历史也被消音。林毅夫最后的枷锁是在7年前才被台湾当局正式戴上去,一个叛逃的国民党军官,却在民进党时期才被加以“叛国”的枷锁,令人玩味。

  2002年,林毅夫父亲在台湾去世,陈文茜、吴敦义、赖仕葆、蔡同荣、甚至是钱林慧君等政治立场决然相反的台湾政客尚能取得共识,赞成以人道之名,让林回台奔丧。何况如今,两岸已经进入协商时代。

  因此台湾目前存在一种声音,在张克辉等高官返台探亲的同时,希望两岸能以共同的善意达成和解,让更多当年被台湾冠以“叛徒”的台湾人能返台探亲,在台湾的大陆“异见分子”也能回大陆走走,取得双赢的局面。(凤凰周刊2009年第18期总第331期 原文:《大陆高官返台寻亲谒祖热》)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