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渤:100万种活法

时间:2010-01-25 16:41  来源:《摩登绅士》2010年1月号  作者: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24
  

   
  造星运动从20年前开始。从港片和台湾歌曲里,我们知道了明星。他们外表英俊,举手投足引人注目,生活神秘,连背影都很潇洒。而我们,跌落尘埃中的普通人,不过是大白菜堆儿里凑份子的一份子,连白菜心儿都算不上。
  于是我们仰视。
  小人物匍匐在地,大明星天马行空。
  但活着,是一个动词。从葛优初始,也许还有周星驰,中国老百姓忽然发现,有一种人,用尽声音和力气告诉你,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这种演员,有一天,也会走上红地毯,端坐正式场合,从某人手中接过一尊小金人,被盖上一个“影帝”的戳。
  这种演员,你说他是明星,他确实是,你说他不是,他确实也不是。荧幕上,他是那个输光家产的败家子,一夜暴富的暴发户,出国办证的混混,大牌身边的跟班,遭遇各路女人的相亲人士,拿葱大嫂身边的杂碎,偷了月光宝盒的傻小子……
  这种演员,生活中,是喂过猪的青年,领过盒饭的群众,走过穴的歌手,干过各种各样的事,见过社会上奇形怪状的人。这种演员已经活出过100万种活法,戏里更是。
  于是,我们拍一拍他的肩膀,觉得他就是自家的兄弟,是大白菜堆里的一份子,也许,算是个白菜心儿。
  这种演员,最近,我们叫他:黄渤。
  
  喜剧来自错位
  
  黄渤变成了金马影帝,媒体们沿袭了一个名词“一夜成名”来形容他。可郭德纲说过,你说我一夜成名,好,哪一夜?幽默,总是能化庸俗为智慧。
  如果需要黄渤幽你一默,敬请问他这个问题,当影帝,生活有什么不同?在我发问前,同一天,已经有3个媒体问过。于是他奉上连串大笑,一堆叹息,发出抑扬顿挫的感叹词,在采访初始就恨不得逃离——如果他真的逃离,那倒更像一场行为艺术。
  几年前,无心插柳的电视电影《上车,走吧》开启了他的演艺道路,也开了领奖路。他和周星驰们坐在一起,如坠云雾地拿了一个奖,发现自己还需要和群众们抢出租车回家。现在,金马奖因《斗牛》给了他,颁奖台上,他不再晕厥,反像个称职的主持人那样开起了玩笑。他从你身边经过,还会去菜场买菜,开着朋友的车出现,正常得无法再正常。
  你没预期他会分析艾尔帕西诺与梁朝伟,像你没预期他在镜头中既可以一蹦三尺高,又可以摆酷成黑帮大佬,摔下来呲牙咧嘴又对每个人笑着说没事没事。他逐渐具备一个演员的素质,在不觉之间。
  
  摩登绅士:我们过的是普通的生活,但演员是不普通的人,你靠提炼什么方法演普通人?
  黄渤:我的平常生活和每个人差不多。只是会下意识观察每个人的状态。譬如看到一个零度下穿着薄丝袜的腿,你会联想到她需要怎么忍,才能把状态摆到最自然。喜剧来自哪儿?很多时候是来自这样的错位。
  摩登绅士:得金马奖之后,你的生活和之前并没有改变,但还是不由自主地忙碌起来。你说想休息一阵,看点书,在家呆着,或者去菜市场买菜?
  黄渤:拍戏永远在掏东西。曾经积累的,一点点渗透,总有拿空的时候,支撑不住了,就需要从外界获取。书,影像,别人经历的,你可以从中借鉴,感受自己从未感受过或没法感受到的东西。去坐地铁,菜市场买菜,都是别人不太会注意你的地方。包括平时体验生活,有些人一开始接触你觉得你头上有个光圈,会有意识克制自己,但时间长了,他会摆出真的东西扔在你面前。体验生活,以前我以为是客观的观察,后来发现还不太够。
  摩登绅士:怎么不够?你又是怎么发现的?
  黄渤:比如《无人区》,我需要演一个很偏远很荒凉地方的杀手,一开始演完了觉得好像还行,狠劲都够。但身边一站几个当地人,自己一下就跳脱出来了,我依然不是那个人,只不过是个城市流氓。偏远地区的生,冷,还不够。一开始,我按照想象,通过技术,做到了,但真的和当地人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感觉出差距有多大。于是我后来经常和他们待在一起,发现他们语言很简单,很少有形容词。
  经常性的,我们脑子里会做加法,把想到的,感受到的东西,拼命往人物里面加,后来发现这些当地人的生活都是减法,几乎减到零。你看不到两个人关系很好,只是经常看到他们在一起而已。他们的眼神也没有什么情感,说话时互相也都不太看对方。这些都是完整的,构成他们的生活。后来看我自己的表演就是有问题,就重新拍了,剪掉那些,就对了。
  摩登绅士:别人的经验你借鉴过吗?譬如葛优,我们觉得你这种类型的演员可以从他身上学到一些。或者这么说吧,你有偶像吗?有榜样吗?
  黄渤:每个人都不一样。偶像,应该是迈克·杰克逊,偶像得是神,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你只能感觉到他,却永远无法企及。有些演员我很喜欢,比如梁朝伟,艾尔帕西诺,尼古拉斯·凯奇,妮可·基德曼,他们的技术在我熟悉的领域之外。他们在每个片子里的表现截然不同,这让我很钦佩。我也试过,小的,阶段性的人物,我可以做到,但时间长了,依然要记得他的形体,语速,动作,眼神,必须和我的生理习惯对抗着去做,是非常难的。艾尔帕尼诺的夸张,设计感极其明显,如果是我们平时设计,就会觉得太侨情了,但在他身上,依然很过,很设计,很夸张,但我依然不得不钦佩他演得好。或者梁朝伟,不动声色,就将一段大情绪表达得很清晰。这都是我身上所欠缺的。
  摩登绅士:你在演《斗牛》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它会让你得到什么了吧?它是那么明显要主演得奖的一部戏。
  黄渤:怎么会呢?知道人物很出彩,所以,多么苦都愿意去演,这是我跑断了38双鞋,和牛生活了4个月,平均每个镜头拍100条的原因。演员都期望获得有这么大空间去表现一个人物的戏。
  

 1  2  3 [下一页]
  

相关主题:黄渤

文章评论

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